方明江  >>  正文
方明江:构筑系统集成优势推动玉林发展再上新台阶
方明江
2021-10-21

千年古州,岭南都会。

玉林,古称鬱林,是西瓯、骆越等百越部族聚居地。秦统一岭南,市境分属象郡、桂林郡。

玉林属两广丘陵一,四周环山,中部高,向南北两面倾斜,中部有从东至西摆布且又孤耸于丘陵之间的寒山、东山、葵山和圣山,连成一条半弧形状南北分水岭;东南有天堂山;东北有大容山;西南有六万大山。大容山以南、六万大山以东,形成南部开阔玉林盆地;东山、圣山和葵山之间,形成中西部石南谷地。

山与丘陵交错的玉林,在冷兵器时代焕发高光。靖康元年,金兵南侵,南宋王朝易都临安,中原人大举南迁,玉林凭借“南连雷化,至于琼管;西接廉钦,达于横山;为海道之蔽翼,桂林之藩篱也。地平广而无险,水迂回而不深。况盐利所在,舟车之会,巨商富贾于此聚居”的优势,成为我国第三次人口大迁徙历史盛剧中的一个重要“场景”,由此也有了“由岭以南,亦一都会”这一美誉,曾一度是桂东南政治经济中心。时下,玉林下辖管的博白县,亦是全国人口最多的客家大县。

过去,要路没路、要港没港的玉林人偏偏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扁担精神。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来,玉林先后被列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全国沿海经济开放区、全国城乡综合改革试验区及海峡两岸(广西玉林)农业合作试验区等国家级综合试点,一个个国家级试点见证了玉林的往日荣光。

十万大山与丘陵交错的地貌,成就了玉林,也制约了玉林。进入新千年后,特别是在国家层面推进北部湾大开发战略以来,薄弱的铁路、高速、港口及机场等基础设施成为制约玉林持续发展的瓶颈,玉林发展空间受限、发展质量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尽管在这期间也诞生了由劳改工厂蜕化成国内最大内燃机供应商的玉柴集团。

每个时代都有它发展的主旋律。在时代的恢宏议程设置中,“817”会议标志着我国将全面进入共同富裕新时代;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恢宏议程设置中,绿色发展成为我国向全球庄重承诺。然而当前,玉林经济基本面总体处于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从发展阶段来判断,玉林还要走很长一段的上升之路,经济实现高质量道阻且长,但后发优势明显。

以2020年数据为例,国内人均GDP为72447元,广西区人均GDP为44700元,玉林人均GDP为30000元;广西低于全国GDP平均38个百分点,玉林低于广西GDP平均35个百分点,玉林人均GDP相当于同期全国人均GDP的42%。

人均GDP差距代表人均劳动生产率水平差距,而人均劳动生产率水平差距又代表技术和产业先进程度的差距,这意味着玉林在发展的过程中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追赶。从19世纪中叶到现在,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相当稳定,平均每年维持在3%-3.5%的增长速度。这其中,2%来自劳动生产率水平的提高,1%-1.5%来自人口的增加。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增长速度是发达国家的两三倍,就是因为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时发挥了后来者优势,利用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引进先进技术后消化创新。由于创新成本比发达国家低,我们的发展速度也比发达国家快。当前的玉林,类似与往日中国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关系。2020年,玉林市GDP增速在广西14个地市中排名第10,同样处在这样一个追赶发展的阶段。

末梢变前沿、洼地变高地,往往辩证依存。当前,玉林如何把后发优势转化成发展优势,关键是要加快形成系统优势,完善制度供给,释放发展红利。

形成系统集成优势,关键是要主动创造条件。必须是有的放矢的系统集成,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增强改革系统性、协调性的初衷。改革举措的系统集成,就犹如人体的循环系统,自然就有结构和关节,这些关节就是实现改革措施最终实现系统集成的关键处和紧要点。

一是在重点攻坚中创造集成条件。7月份,玉林市新一届班子正式提出建设“四强两区一美”两湾先行试验区的总体布局,注意要区分层次,搞清楚主次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盯牢关键环节和要害节点,集中火力进行定点爆破,把最有节点效应的关键举措实现串联起来,完成联动推进。以产业强为例,深入推进“工业强玉”战略,聚力推进重大项目建设,攻克要素利用效率和产业协同效率不够高、项目用地占补平衡指标短缺、土地资源要素有待整合及能耗指标等方面的难题,推动重大项目、重大载体早出形象、早见效益。

二是在把握规律中创造集成条件。发展有其客观规律,改革也有其内在逻辑,不能为了改革而改革。改革与发展、改革与开放要有机融合,防止出现“两张皮”现象,确保改革与发展“两条腿”稳步并行。针对发展阶段及路径,正确看待玉南、玉中、玉北的发展差序,针对不同阶段及不同形式设定的差异化改革周期和路径,要区别对待、渐进实施,必须精准施策,滚动破解、阶段推进,避免内容泛化及日常工作化。以玉林龙潭产业园为例,就是要大力发展临港产业集群,全速推动园内具有广阔市场前景并具重大示范效应的龙头项目,实行“一篮子”政策打包、“一杆子”举措集成、“一站式”协同推进。

三是在具体打法上创造集成条件。打造“四强两区一美”两湾先行试验区是一项系统复杂工程,难关多、闯关难,同时又存在政策不集成、举措不协同、试点不同步的问题。另外,有的牵头单位相互交叉且内容相互重叠,有的设计特殊性、地方性较强,普遍性不足,致使一些试点试而不广、试而难推,最终成为阻梗玉林市经济持续发展的顽疾。而项目牵引则要从项目落地见效,全流程梳理改革逻辑链条、设计改革事项、集成改革举措,避免出现“单只脚走路”的现象,拖了改革的后腿。

四是在换道超车中创造集成条件。得益于全球节能减排趋势及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全球锂电池市场需求增长迅猛,中国市场对动力电池的需求位居世界首位,预计到2025年、2030年和2040年,中国电动汽车渗透率将分别提高到20%、40%和67%。当年,70万吨锂电新能源材料一体化产业基地项目落户玉林,该项目以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三元正极材料为核心,围绕年产70万吨三元正极材料项目、50万吨磷酸铁锂项目、10万吨锂电铜箔项目三大产线,打造一体化、园区化产业集群,待项目建成后将成为世界规模最大的锂电材料先进制造基地。未来,中国未来最大的潜力是市场红利。玉林辖管的博白县,提出了在“十四五”时期将博白县打造成国家新能源新材料先进制造基地的发展定位,这一论断无疑扣住了时代脉搏,把握了时代发展潮流。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会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专栏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
百度